99%的黑客盯上數字貨幣:「我們從不買幣,我們是幣的搬運工」

作者:Ingrid    發表日期:2018-08-25 03:05:24

文 | 零和

最近,交易所被黑客攻擊、導致大量數字貨幣失竊的新聞,頻繁出現。

而每次大型安全事故之後,幣價必然大跌。

在這一輪數字貨幣的暴漲後,「99%的黑客都盯上了這裏。」黑客小K稱。

他們集體作戰,信息收集、入侵潛伏、「黑箱」洗幣等形成一條完整產業鏈。

而交易所的內鬼們,甚至和黑客們相互勾結分贓。

在這片財富聚集之地,所有的人極致瘋狂、原形畢露……

01 黑產轉型

1月26日,日本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check被黑客入侵,時價580億日元(約合33.7億元人民幣)的新經幣失竊。

其董事大塚雄介承諾,將向受損客戶賠償27億元人民幣。

儘管態度誠懇,但還是無法安撫炒幣人恐慌的心,其後比特幣價格大跌10%。

比特幣價格大跌10%

就在前日,意大利加密貨幣交易所BitGrail宣佈,內部被盜了價值約合1.7億美元的NANO幣。

最近關於黑客施虐,交易所失竊的新聞太多,如今,在炒幣人心目中,除了幣價大跌,最害怕的,恐怕就是黑客。

「實際上,幾乎所有的交易所,都遭遇過黑客攻擊,很多都出過安全事故,只是他們瞞住,自行處理。」黑客小K稱,實際上,被黑客奪走的幣,比公開新聞報道的,要多得多。

而這個危機,將在未來半年極速爆發。

「這是因為99%的黑客,不管以前做什麼黑產,現在都紛紛轉戰到數字貨幣領域。」黑客小K稱。

如此步伐統一、抱團團結,在黑產歷史上,尚未出現過。

黑產的掉頭趨勢,是從2017年下半年比特幣的暴漲開始。

2017年10月,比特幣暴漲到3萬左右,而半年前,比特幣的價格不過數千。

此後一路飛漲,價格一度衝到近10萬。

此後,黑產的重點完全挪移。

「黑產是一個極度計算投入產出比的行業。比特幣的暴漲,也意味,每單的回報率會翻好幾倍。」小K稱。

另一方面,數字貨幣尚處在灰色領域,很多國家並未合法化。

就算數字貨幣失竊,很多國家都不會立案,警方不會介入。

2015年,一比特幣投資平台「比特幣存錢罐」中3000個比特幣被盜,其負責人稱,曾報警,但警方認為比特幣是「虛擬貨幣」,不承認其價值,而不予立案。

數字貨幣就如暗河中的巨大金礦,黑產予取予求——世界上大概沒有哪個領域,如此多金,且無人管轄。

這才是他們大舉進攻的核心原因。

小K稱,目前黑產主要盯着幾個數字貨幣的集中之地:交易所、礦池和比較大的個人賬戶。

無疑,交易所是他們最中意的目標。

小K將其稱為「成一單,夠吃一輩子」。

目前,全球大大小小的交易所8500多家,其中絕大多數,是2017年下半年成立。

大的交易所,安全措施比較全,單兵作戰入侵成功概率極低——因此,他們會先拿小交易所練手。

「成立3個月左右的交易所,是最佳目標。因為,他們安全系統還沒搭建起來,且積累了一些幣。」小K稱。

「我們從不買幣,我們是幣的搬運工。」小K笑稱。

02 秘密集結

要想入侵大的交易所,黑客們很少單兵作戰。

他們在黑暗處集結,各取所長,合作無間。

黑客Air最近集結了10多個人,並準備對一家排名靠前的交易所發動入侵,行動代碼「OK兵」。

「我們從未見過面,我們也不用社交和通訊軟件溝通。」Air稱。

那他們是如何聯繫,並統一行動的?

「我們有一套獨有的通訊體系。」Air稱,他們通過一些公開的社交軟件,發佈加密的戰略部署。

比如,微博上一個用戶發佈了一段加密密碼,但無人關注這個用戶,也不解什麼意思。

但黑客同伴們會提前約好,指定去看微博,並破譯密碼。

除此之外,他們還經常會用「種子文件」來通訊。

比如,很多下載電影的種子文件,都是他們撒布在網絡上,並在種子文件中嵌入密碼。

黑客們截獲這段密碼,並獲得下一步的戰略計劃。

「我們都會通過一些公開且偽裝的方式,來傳達戰略計劃。」Air稱。

公開的方式,豈不是更危險?

「很多通訊軟件,都是中心化的,都會被人集中監控,而這些公開的內容,是去中心化的發佈,且監控難,反而更安全。」Air稱。

即便後期案件發生後,再來反追蹤他們,要去漫天的種子文件和社交網站中去找「加密信息」,無疑是大海撈針。

也許,你下載電影的種子裏,就有黑客們嵌入的「驚天秘密」。

而黑客們的分工,也極為明確。

「我們一般分為收集資料、入侵、變現三個環節。」Air稱。

收集資料者,前期除了找網站漏洞,還要摸清交易所的底細。

比如,共有多少人,每個員工設置密碼,都有哪些習慣,甚至每個人、家人的生日,都要知道,「很多人都會用家人生日作為密碼」。

這些素材的積累,後期將為入侵者提供大量的情報和養料。

黑客入侵交易所的流程,和入侵其它網站,同樣都是控制後台。

小K的策略是,入侵成功後,先按兵不動,「等魚養得比較大,再釣起來」。

他們就如黑暗中的獵手,等到獵物肥美之時,才會開槍。

一般他們將幣偷走有兩個方式,一個是找到交易所的「幣池」,就是交易所存儲幣的中心,將幣划走。

而另一個方式,就找到一些用戶錢包的賬號密碼,將提幣地址改成自己的。

而日本Coincheck的比特幣失竊案,就屬於前一種。

而第二種方式,鑑別起來很難,交易所會不承認自己被入侵,而說是用戶不小心泄露了賬號密碼,而導致幣失竊。

用戶也很難拿出證據,因此,這種情況,通常是用戶買單,或者雙方協商。

「我們只會偷主流數字貨幣,比如比特幣、以太幣、萊特幣等。」Air稱,這是因為,雖說很多數字貨幣都自稱是去中心化的,但實際上,幣的生殺大權,還是掌握在發行公司手中。

「我們就曾偷過一個漲得比較猛的山寨幣,結果發行公司直接將被盜的幣設為無效。」Air稱,相當於大夥白忙了幾個月。

就連以太坊,也曾如此操作。

6月17日,眾籌超過1.5億美元的分佈式自治組織The DAO,遭受黑客攻擊,導致360萬個以太幣被盜。

以太坊的開發者為了懲罰黑客,進行了硬分叉操作。

在區塊鏈上,記錄了所有的交易數據,所謂的硬分叉,就是回到黑客轉幣前的某個節點進行分叉。

這就相當於,黑客們偷走的幣的記錄,全部無效。

但是,這樣的硬分叉,卻讓以太坊社區的很多人不能接受的。

「這不是證明了以太坊是可以被人為干涉的嗎?」部分堅持着自由主義和去中心化信仰的人們,反對這種操作。

結果,他們堅決不接受硬分叉,堅持守護原來的鏈,並重新命名為「以太經典」(ETC)。

而硬分叉出來的鏈,稱為以太坊硬分叉(ETH)。

就在今日,以太坊的創始人V神還發表了推特稱,在特殊情況下,硬分叉「挽救」行動,對於早期區塊鏈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

「以太坊尚且如此,偷小的幣種,分分鐘就給你定成無效。」Air略帶譏諷,都說數字貨幣是去中心化的,結果,「不也只是少數人的遊戲嗎?」

03 黑箱洗幣

幣偷到了黑客的賬戶之後,偷盜行為並未終結。

很多黑客將比特幣盜取之後,直接將錢包隔離網絡,「不聯網,就沒法找到我們」。

等到若干年後,事件雲淡風輕,再拿出來變現。

而一些大膽的黑客,盜取幣後會直接換成錢和不動產。

「儘管幣是匿名的,但和現實世界聯通的時候,就會留下蛛絲馬跡。」Air稱,自己一個外國黑客朋友就曾如此被抓,因此,他萬分謹慎。

一種新的方式開始出現,就是「洗幣」。

「轉到錢包後,馬上打到一個小的交易所,然後再購買一個別的幣,再轉到另一個地址錢包。」Air稱,這相當於「洗」了一手。

小的交易所如果將兩個賬戶聯通,豈不是又發現了端倪?

「交易所與交易所之間,是競爭關係,況且,他們不會將用戶交易數據外泄。」Air稱,如果想更保險,可以多走幾個交易所。

交易所就如一個「黑箱」,錢與幣的流動,變得很難追溯。

此外,還有一些小的交易所,就是為了黑產洗幣而存在。

「我們會達成一個私密協議,他幫我們洗幣,我們給他支付交易費。」Air稱,如今這種小交易所,活得也非常滋潤。

正是靠着這種方式,黑產將大量的幣「洗乾淨」,變現。

除此之外,礦池、個人賬戶也會遭遇黑產大軍的攻擊。

如今,數字貨幣有集中化的趨勢,開始往少數人手中聚集。

這些人,也在成為黑客的重點目標。

Air稱,他們正在嘗試通過撞庫、釣魚等各種方式,拿到這些大佬在交易所上的賬號和密碼。

另外,偽造成交易所網站,然後讓用戶登錄,輸入賬號密碼,也是常用的手段。

「幾乎所有的交易所網站,都被偽造過。」大數據安全公司知道創宇的相關負責人稱。

黑客大軍手段百出,對於他們來說,偷幣就是降維攻擊,盜刷銀行卡他們都可實現,更何況幣?

04 利益漩渦

幣圈魚龍混雜,這裏利益匯聚,人性的黑暗與貪戀,都在此地激烈碰撞,劍拔弩張。

最近小K的生意,好得有點接不過來了。

朋友或朋友的朋友,托關係來找他,想讓他去攻擊「友商」。

「目的只有一個,讓對方的網站癱瘓,他們就馬上散佈消息,某某交易所被黑客入侵,大量賬戶被盜。」小K稱。

對於用戶來說,最害怕的就是幣被盜,因此,對於安全事故,他們百般警惕。

一旦曝出黑客入侵,交易所的用戶將大量流失,甚至永久流失。

這無疑是一個打擊競爭對手最好的方式。

而黑客讓交易所癱瘓最直接的方式,就是DDOS攻擊。

DDOS攻擊的官方名字叫「分佈式拒絕服務」。

可以舉個例子來通俗點解釋。

比如,一家飯店只有10個座位,結果一下湧進來幾百人假裝吃飯的人,他們霸佔着座位卻不點餐,導致正常顧客根本無法進門。

「我們監測到數據,一家全球排名前5的交易所,半年時間有16次,遭受過超過300G的DDOS攻擊。」知道創宇的相關負責人透露。

淘寶雙十一的峰值流量,也就1600G,這相當於1/5的雙十一流量,可見有多大。

但是,這個圈子最深的黑暗,其實並非來自黑客,而是內鬼的監守自盜。

2014年2月24日,當時世界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運營商Mt.Gox,稱自己被黑客盜走了65萬個比特幣。

最後警方介入,發現只有7000個比特幣被盜,其他都是被內部人拿走。

「很多小交易所找過來,說給我們留後門,讓我們去偷幣,然後分成。」小K稱,這種內外勾結的生意,最近變得越來越多。

有些是內鬼,有些甚至是交易所本身。

幾個月前,小K和國外某交易所內鬼合作,「盜了300個比特幣,我們五五分」。

「盜多少,內鬼會心裏掂量,目的是讓交易所不敢聲張,不敢報警,吃啞巴虧。」小K稱。

而這一單,賺了上千萬,已實現了小K心目中的財務自由。

對於黑客來說,這樣的生意來者不拒。開門揖盜,何樂不為?

「這裏是一個漩渦中心。」Air稱,利益太過集中,黑客、內鬼、套利者都蜂擁而上、原形畢露。

「漩渦附近,你將看利益面前所有的醜態。」Air稱,看到所有人為利而狂之後,自己就再也不相信「人性本善」。

隨着數字貨幣浪潮的繼續暴漲,黑客的反撲將異常激烈。

Air預估,在今年下半年,針對數字貨幣的黑色產業鏈將徹底形成。

「99%的用戶都將陷入不安全之中。」Air稱,那時,黑暗力量大爆炸,無人可以倖免。

(應受訪者要求,本文部分人名為化名)

來源:一本財經

原標題:99%的黑客盯上數字貨幣:「我們從不買幣,我們是幣的搬運工」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940445.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dating852.com/81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