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口撞船事故:"桑吉"輪失事時或正值駕駛員換班

作者:Crystal    發表日期:2018-08-16 01:57:42

(原標題:長江口的致命「邂逅」:「桑吉」輪失事或正值船舶駕駛員換班時段)

2017年12月18日,懸掛着巴拿馬國旗的油輪桑吉號(SANCHI)從伊朗港口阿薩魯耶起航。

阿薩魯耶是伊朗南部的一個小鎮,它位於世界最大天然氣田——南帕爾斯附近,桑吉號此次航行的目的是將船上13.6萬噸凝析油運往韓國大山港。除此之外,桑吉號上還載有32名船員,其中30人是伊朗人,另外兩人是孟加拉國人。

12月29日,在印度洋上航行了10天之後,桑吉號通過馬六甲海峽進入南海後轉向北上。1月5日,穿過台灣島東部的巴士海峽後,桑吉號進入東海。按照計劃,它將在兩天後的中午抵達目的地大山港。

桑吉號穿過巴士海峽的同日,隸屬浙江溫嶺長峰水運公司的貨輪長峰水晶號(CF CRYSTAL)從韓國釜山起錨南下駛往中國廣東,船上載有6.4萬噸糧食和21名中國船員。

一天之後,這兩艘本來沒有任何交集的船隻在長江口以東160海裏的東海海域相遇。

「東海救117」輪在事故現場對難船進行滅火。

交通運輸部通報的事故信息顯示,6日20時許,兩船發生碰撞。按照遠洋航行船隻的慣例,20時正是船舶駕駛員的換班時間。

曾在極地科考船「雪龍號」上擔當二副的上海海事大學教師白響恩告訴封麵新聞記者,通常情況下,每艘商船配有3位值班駕駛員,分別為大副、二副、三副。每名駕駛員工作4小時候休息8小時。其中,每天16時到20時是大副工作時間,20時至24時是三副的工作時間。為了提前適應航海環境,駕駛員換班前會提前15到30分鍾就位,以避免銜接上的失誤。

一艘經過事故現場船上的船員拍下了桑吉號撞擊起火後的視頻,視頻中桑吉號火光衝天,火焰放射出的光芒將四周原本漆黑一片的海麵點亮,燃燒產生的濃煙直衝天際。

這場大火對於裝滿了凝析油的桑吉號上來說是致命的,煙台海事局煙台溢油應急技術中心高級工程師趙如箱分析稱,凝析油在空氣中遇明火易發生爆炸。燃燒後產生的一氧化氮、二氧化氮、氮氧化物、硫氧化物均對人體有毒。

燃燒的油船也給搜救工作帶來了困難, 10日下午,桑吉號艦艏發生燃爆,現場船舶不得不暫停作業並退至安全距離外。

8日上午,參與搜救的「東海救117」輪在桑吉號西北兩海裏處發現了一具疑似該船船員遺體,搜救人員還發現,桑吉號的救生艇有釋放的痕跡。

但截至10日晚,已經燃燒了4天的桑吉號仍然沒有生還的船員被發現。更加糟糕的是,失去動力的桑吉號在海浪的推動下不斷偏離事發位置,截至10日7時,船舶已經漂移至事發地東南方向約65海裏處。

一份據信是伊朗方麵提供的桑吉號船員名單顯示,桑吉號上年紀最大的船員生於1959年,今年59歲,年紀最小的船員生於1995年,不到23周歲。

這起海上事故迅速在海事圈中發酵,在一個海事資訊平台的微信公眾號下,一名海員自稱事故發生時他所在的船舶剛好在附近海域航行。據其介紹,事發海域有大量漁船作業,導致大型船舶之間的避讓行動不協調。

中國海事局AIS信息服務平台顯示的長江口附近海域船舶實時情況

記者通過多個船舶實時定位網站進行查詢發現,長江口以東海域確實有大量船舶經過,但由於海事部門並未公佈事發具體位置,尚不能確定該海域船隻狀況。

對此,白響恩謹慎地指出,事故原因要看調查情況和具體事發水域所處的位置,不能簡單進行評價。

幸運的是,長峰水晶號雖有破損,但不危機船舶安全,在中國海事部門「東海救101」輪到達後,21名中國船員被悉數救起。8日上午,長峰水晶號在「東海救118」輪的護航下恢複航行,經過兩天的航行後停靠在舟山老塘山碼頭。在那裏,海事部門將對其開展事故調查。

船訊網顯示長峰水晶號已停靠舟山老塘山碼頭

封麵新聞記者了解到,「長峰水晶」輪隸屬於浙江溫嶺長峰海運有限公司。工商係統顯示,該公司成立於2004年,注冊地在溫嶺市石塘鎮後山村的長江長宏造船有限公司內。注冊資本500萬元,由三個自然人股東投資組成,大股東莫春根以400萬投資占股80%。

據悉,長峰海運公司是溫嶺市的納稅百強企業,公司船隊以靈便型散貨船和多用途船為主,經營內貿和國際航線。1月10日下午,封麵新聞記者通過該公司在工商係統登記的兩個手機號碼嚐試與其進行聯係,均未能撥通。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8/0111/00/D7R1BA960001899N.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dating852.com/65345.html